澳门葡京官方网站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战国野心家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大乱前夕(二)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大乱前夕(二)

作者:最后一个名
  从高柳往西,过了云中、河套,再往南,便是秦国。

  天下将乱,秦国自然也在天下的范围之内。

  庶俘芈等人吃着火锅谈论着那些发生在千里之外故事的时候,高柳的天才刚刚黑。

  然而在秦国的新都城栎阳,因为时差的关系,天已经黑了。

  威严的宫殿内,灯火摇曳。

  秦君面色凝重地坐在正首,身下是十余名心腹臣子,正在进行着一场大辩论。

  “我大秦之兵,今后到底是用劲弩弯弓?还是火枪?”

  这便是今日君前对的主题。

  秦君的心情很好,魏赵翻脸,让秦国一直寝食难安的三晋同盟解体了!墨家对齐一战毁掉了齐国,随后又在赵国对魏国捅了刀子!

  前几日墨家的使者前来,邀请秦君派人前往中原会盟,隐隐透出了墨家想要和秦国结盟的想法。

  秦楚联姻,关系一直不错。

  齐国这一战后废掉,若是能和墨家达成同盟,那么就可以彻底放开手脚,开启第二次更为深刻的变革,不惜内战!

  不管结盟之后墨家会不会守信,都会让魏国心存忌惮,魏国已经完了,从战略进攻全面转为了战略防守,文侯时代的局面彻底没了,西河易手只是个时间的问题。

  至于墨家的那些惊世骇俗的道理,秦君不在乎。周天子算个屁?不过是魏国手里的棋子罢了,秦要图强、秦要变法,那就不可能再去尊重旧贵族。

  远交近攻,先西后东,待吴起所编练的西河武卒逐渐耗尽之后,便是秦国向东的时候。

  有墨家在那里搅乱着中原,秦国赢得了时机。

  而且,不久前秦君利用和墨家合作组织的西行商队已经返回,所带去的丝绸、璆琳虽然都不是秦国所产,买来价格已经不低,但依旧获利十倍。

  越过荒凉的西戎,用不了多远就有水草丰美之地,最关键的是那里的小国部落太好打了。依靠马镫、火枪、车阵、火炮,几乎是摧枯拉朽。

  秦国变法之后需要的是人口,需要的是农奴,需要的是军功授田之后在军功新贵家里劳作的农奴仆役!

  各色货物、各色军备,需要用粮食去换。但是,如果西行贸易顺利,就可以用黄金白银去买墨家的各种军械、货物。

  一切的一切,都在昭示着秦国的美好未来未来。

  而在这美好的未来之前,秦君需要解决的,就是秦制的问题。

  既要变法,军制必然要改。

  吴起、胜绰等人都知道墨家火器之利,吴起当年攻打大梁城也正是靠的火药破城。

  于是吴起、胜绰等人跪坐在左侧,他们支持秦军日后全部都用火枪,淘汰弓弩,不再生产,将全部的军工力量生产火枪、新军制以火枪作为主要的杀伤手段。

  而跪坐在右侧的,则是坚持要用弓弩的那些人,这些人有自己的考虑,并不只是因为保守,而是真心的觉得秦军日后全用火枪并不好。

  右首一人先道“一名上等弓士,百步之外亦能伤人。火枪百步,什么都打不到。”

  “火枪攒射,需要先塞火药、捣铅弹,如此时间,上等弓士已射十余箭。”

  这人说完,望向吴起。

  已经暮年的吴起笑道“此言得之。”

  众人一怔,心说他怎么能支持别人的想法?

  却不想吴起转言道“然而一名上等弓士,需要训练多久?”

  “开阡陌、破井田,变革法度,服役征召,礼崩乐坏之下,一战又需要多少人?”

  “齐墨之战,齐军十万、墨家近六万,十万之师,需要多少弓手?我去过泗上,知道泗上军制,这六万不过是常备之军,若是全面动员,灭国之战,只怕十万亦可得。”

  “阡陌既开、井田既破,征召来的士卒,又有几人能有养叔之射艺?”

  “然而火枪则不然,农兵征召,授予火枪,三月即可开火。”

  “上等弓士,你看似只是个弓士,实则需要百人供养,分封建制之下,才能养士。不稼不穑,专职习武。”

  “开阡陌、破井田,这供养一士的百人,皆可从军。”

  “纵然养叔复生,他一人能够对的过百名持枪的农兵吗?”

  “弓,寒暑三年方可成。枪,铁匠敲打三月即可得。”

  “若人人都是养由基,火枪何用?”

  “可天下又有几人有养叔之艺?待变法后,又有几人能练出养叔之艺?”

  “时代变了,弓不可用。”

  秦君微微点头,他心中其实早有所属,只是担心自己想的不够充分,所以想要听听这些心腹臣子的意见。

  乡射、射艺这些看似美好的手段,伴随着秦国即将的变革就要消失。

  全面的征兵制、全面的动员制、高额的赋税之下,哪个村社的人会有闲工夫去玩射箭?

  井田制的毁灭,又有几人能够有足够的时间、金钱、和精力去练习射艺,以此成士?

  右首那人又道“即便如此,可弓弩却能排成数列齐射,而火枪最多三列同射。”

  左首的胜绰冷笑道“弓是弓,弩是弩,岂可弓弩并列?”

  “弓可以排成六列、十列,可后面的人也只是仰天而射,又有什么用?”

  “若用弩,便只能和火枪一样,只能前面两三列齐射,难道你要让弩手在后面抛射吗?”

  “弓弩分开,弓不可用,吴起已言。”

  “至于弩……弩箭太贵、弩身制作也需两三年,而且弩箭射程未必有火枪远。弩可以适用于变法之后的军制,但却不如火枪更适合。”

  “墨翟当年木匠圣手、机械之圣,泗上墨家却不用弩,这不能不考虑啊。”

  “制作一支弩的工匠人力,可以制作五支火枪。”

  “磨制一枚箭镞的工匠人力,可以制作百发铅弹。”

  “况且,就算是弩,那也需要手张,常人又能拉张几次?”

  “南济水一战,墨家与齐人对阵,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据说那几个连队每人都打没了身上携带的六十枚铅弹,弩手的话,又能发射几次?”

  右首那人摇头道“你只说了火枪的好处,却没说坏处。我说,临阵之际,弩手可射三发,而火枪只能射一发。”

  吴起大笑道“军中之事,你不如我。武卒之强,在于纪律、军阵。”

  “昔年铜炮刚出,有人进言说,既有铜炮,结阵之法不可行矣。我却说,越有铜炮,越需要结阵,需要在炮击之下仍然保持结阵的军旅,方能称之为强军。”

  “火枪射速虽慢,但若结阵,以军令束之,临敌三十步方可攒射,那么齐射之下,对方阵型松散,又如何能破戈矛之阵?”

  “辅之以铜炮、马镫骑士,以步阵守、以骑炮攻,方为日后天下交战的上流。”

  “齐墨之战,我早知墨家必胜。缘何?他们的士卒可以在炮击之下仍然结阵、他们的士卒可以进退有序,以纪律和阵型弥补射速的不足。”

  右首那人起身冲着秦君一拜,又冲着吴起一拜道“您说的这些,我不能够反驳了。但是,火药一物,天下除了泗上墨家无人能制。”

  “这就如同自己不会炼铜,一旦开战,若墨家不售卖给我们呢?若是商路断绝,即便我们能买,可却运送不到呢?火药昂贵,墨家垄断,他们求利,这又需要我们拿多少珠玉金银去换?”

  吴起正要说点什么,就听到秦君轻咳一声道“如此看来,火枪不是胜于弓弩,而是更适合变法之后的军制,这已可算是定论了。唯独就是火药制作之法,只有墨家掌握,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是这样吗?”

  这一次左右两边的心腹臣子一致称是,这的确是个绕不开的问题,虽然现在秦墨蜜月,以“开矿、修水渠”为理由购买火药墨家不但应允、而且明知道这是用于作战也大量出售,可是秦国诸人实在不想受制于人。

  不为别的,就为如今大争之世,做君主的谁人没有天下之心?要取天下,有些东西就不能受制于人。

  秦君忽而大笑道“有件事,倒是可以解决这些苦恼。”

  轻拍一下手,片刻后一人步入室内。

  这人胜绰倒是见过,吴起却没见过,胜绰见过这人的时候,还是在魏国安邑,也只是偶尔一瞥,知道这人是公子连心腹。

  有些事,秦君会告诉胜绰,有些事不会。所以有些事胜绰会问,有些事便不会。

  这人进入后,就在众人面前,恭敬地放下了两件丝帛包裹的东西。

  随后两个打开,一个里面是一堆灰黑色的粉末,另一个里面包裹着一个青铜钩,样子有些奇怪。

  刚才众人都是在讨论弓弩和火枪,自然将目光投向了那一堆灰黑色的粉末。

  因为那堆粉末看着……像是火药。

  吴起起身,问道“难道……”

  秦君点点头道“没错。这就是火药,而且不是从墨家那里买的,而是他自己制作的。”

  胜绰惊道“不可能!火药一物,墨家管的极为严格,并无几人知晓。以我所知,知晓内幕的,莫说千金,就是封地为君他也不可能背义;那些负责制作的,也是藏于那座隐秘的工坊之内,一辈子都不能出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