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官方网站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刀夜雨听风录 » 第三百四十章 心黑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三百四十章 心黑

作者:岚烟一七七
  彭十二无措的站在原地,少年时负剑北去,只希冀能死在沙场上,何曾想过能荣归故里,光耀门楣。

  他是一个不吉祥之人,至少他家族的人是这样想。

  老头儿苦涩的笑了一句,“不愿嘛?”

  彭十二凝视着对方,沉沉的问道,“这可是爹的打算?他”

  “是他的打算,当年爹带着族人离开京都时,曾想过去狱里探望你。可是你知道的,我们这些没有权势的百姓如何能去狱中探看被重押的犯人。”老头儿点点头,继续说道,“在离开京都不久以后,爹在乡里听说你侥幸活了下来,便是派人去打听,可你了无音讯,没过多久,爹就是病逝了。”

  彭十二愣愣的站在原地,从未想过昔年那个男人会在乎自己。

  他一人一剑一跛腿老马过惯了,就是认为自己了无牵挂,可当他的大哥同他说起这些话,他不禁泣然。

  “当初参军入伍的本该是我,可我却不想过着九死一生的戎马生涯,让你顶替我上战场的主意,乃是我向父亲说得,你要是怨恨就恨我吧。”

  老头儿唏嘘一声,对于自己年少时的怯懦没有丝毫的掩饰,活到此般年龄,该看开的早看开了。

  人言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古稀,要是人老了还看不开,岂不是越活越回去。

  “在沙场的日子一定很苦吧”

  老头儿凝视着彭十二,小声的问道。

  “还好,大漠落日,风沙号角很是壮阔,要比在京都的日子过得舒坦。”彭十二僵硬的咧开嘴,朝着自己的兄长笑了声。

  两人年幼之时就很少说过话,更何况时隔几十年后,说起话来多多少少有几分的隔阂。

  当彭十二的话落下,两人就沉默了下去,一同看着灵牌。

  许久后,老头儿再次回答道,“二弟,你愿意回来嘛?”

  面对着自己兄长的问话,彭十二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我本就是彭家的子嗣,一直都是”

  “好好”老头儿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彭十二的肩膀。

  楚忘坐在枇杷树下,看遍了找来的书籍,可却翻寻不出关于四大神兽的介绍。他又看了看武林诸事,想看看苍宿派昔日的掌门董婉儿,可也是记录甚少。

  道上有句话,介绍的越少越是重要,果然是如此。

  他疲惫的揉揉自己的眉心,心中无奈至极。若是真如唐三说得那般,他恐怕将来真有可能成为像对方一样的鬼东西。

  他楚忘虽不是什么忠厚之辈,但也并非一个做事毫无原则的人。

  他叹口气,先将此事放下,思虑着朝廷抓拿钱吏的事情,要是曾雨泽知道丐帮钱吏背后牵扯的如此复杂,也不知对方还有没有胆量借着朝廷去调查丐帮。

  他并没有向唐三问过多的事情,依曾雨泽的猜测这丐帮和雪瑶阁有所勾结,也不知雪瑶阁的人是否清楚仓吉·华烨。

  让楚忘意外的是唐三知晓自己和丐帮之所以被朝廷盯上的事情有关,可对方却没有多问一句。

  他躺在大背椅上,有些不明白对方的意图。

  当他面露苦色的时候,一个身影直接从墙外跃入。

  “气死老娘,那个混蛋。”牧浅衣跳入院子中后,气愤的吼道。

  楚忘没去理会,闭上眼睛装作熟睡的模样。

  “嘿,别装呀。”牧浅衣走过去,一把扯住楚忘的衣袖,大大咧咧的说道,“起来,我要坐。”

  楚忘无奈的睁开眼睛,站起让出位置。

  “小楚糟老头儿,本姑娘好看嘛?”牧浅衣瞪着一双眼睛,向楚忘问道。

  “美若天仙。”楚忘点点头,虽说有些拍马屁,但牧浅衣的确是一个样貌不错的女子。

  “哼,那本姑娘对你暗送秋波,你会心动嘛?”牧浅衣气愤的问道。

  楚忘双眼一眯,不知怎么回答,要说自然会心动呢,他又怕对方鄙薄中打自己一顿;这要是说不会心动呢,他又怕牧浅衣恼羞成怒。

  “怎么,你不会?”牧浅衣冷哼一声,嗓音尖锐的问道。

  楚忘见后,赶忙回答,“会的,会的。可浅衣这样的女子,又怎会看上我此般无赖的人。”

  “自然是看不上你。”牧浅衣点头,怒道,“有个王八蛋不识好歹,明明作诗讨好我,可他又戏耍我。老娘在船舫白白等了两天,可那王八蛋就是没来。”

  楚忘从牧浅衣话里听出了名堂,暗笑不已。他故作发怒的样子,狠狠的说道,“真不是一个东西。”

  “就是就是,老娘要不是看上了鲨齿”

  “鲨齿?”

  楚忘一愣,鲨齿乃是吴玄航手中的利刃,他瞥了眼身侧的牧浅衣,寻思着对方竟然向朝廷的人用美人计。

  --咳咳

  牧浅衣干咳一两声,自知说漏了嘴,又补充了句,“本姑娘自有分寸,绝不会连累你。”

  楚忘嘴角一抽,两人都是明白人,也无法掩饰。

  “吴玄航可是了不得的人物,淮阳天手组织的负责人,虽说因泗水巫蛟的事被牵连,但陛下却没杀了他,由此可见朝廷对他的看重。”

  “是要比你好很多。”牧浅衣不忘调侃一两句楚忘,厉声道,“鲨齿,本姑娘志在必得。”

  “你不是有血薇了嘛?”楚忘不解的问道。

  “抢回宗门给师弟师妹用。”牧浅衣抿抿嘴,接着说道,“我手中的剑也是师兄师姐抢的。”

  楚忘嘴角一抽,北琉玄鸟庇护的宗门竟然如此恐怖如斯,江湖中的秘籍、丹药以及刀剑直接抢了就是,这同另外两个被屠灭的部落简直是云泥之别。

  他向牧浅衣竖起大拇指,“有脾气!”

  “那是。”牧浅衣哼哼两声,几百年来,他们宗门出去历练的人都是如此,看上的东西直接抢,要是抢不了,那就拐骗过来。

  反正老子看上的就是老子的。

  “小楚糟老头儿,我给你说呀,要不是你我两人有几分的交情。哼,那把龙渊,我早就抢走了。”牧浅衣看向楚忘,认真的说道。

  楚忘瞳孔一缩,这姑奶奶抢了自己的麒麟兽元和梵铃不说,还惦记着赵老头儿送给他的绝世好剑,心也是黑。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