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官方网站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小人国开拓者 » 五十 通灵兽虎皮鹦鹉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五十 通灵兽虎皮鹦鹉

作者:流浪的微尘
  周仁楚制作了一次真实药剂却不想再制作第二次了,他需要把时间放到实验通灵药剂上而不是继续练习药剂制作。

  周仁楚抓起身边那只五只动物中最是活泼的金花松鼠的笼子,就想先拿里面的松鼠开刀,刚才制作药剂时就属这只松鼠最闹腾,有几次差点因为它的上蹿下跳弄翻自己的笼子,幸好青叶在旁给了它点教训,要不然自己都有可能被它吵的因心烦而打断药剂的制作。

  周仁楚提溜着松鼠笼子晃了晃,吓得里面的松鼠拼命的在里面冲撞笼子的铁丝。

  周仁楚刚要打开笼子的门,却忽然又觉得还是换只动物实验好点,毕竟五只动物里就以这只松鼠的智商最高,如果第一个试验对象就用智商最高的好像并不合适。

  放下松鼠笼子,周仁楚又拿起那个关着两只鹦鹉的笼子,他觉得用鹦鹉实验要比松鼠更加容易看出药剂的效果,毕竟鹦鹉有两只,只要先给其中一只喂下通灵药剂,那么两只一比较就能显而易见的看出药剂的效果了。

  虎皮鹦鹉毛色鲜艳丰富,可这种体型最的鹦鹉本身之上却并不高,算得上鹦鹉界的低能儿了,虽然也有一些资质好点的虎皮鹦鹉能训练出简单的语言能力,不过显然要比那些中大型鹦鹉差的很远。

  周仁楚之所以买两只虎皮鹦鹉作为试验品,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它们价格便宜,就算它们因实验失败而现身,也不过是损失百八十块的根本不会因此而心疼。

  笼子里的两只鹦鹉一黄一绿,一公一母,黄的是雄性的,绿的是雌性。

  周仁楚用元气定住两只鹦鹉的行动力,伸手打开笼子就把黄色那只薅了出来。

  鹦鹉虽然被元气锁住了行动能力,不过从它不断转动的圆眼就能看出它的不安和躁动。

  把鹦鹉放到手心,周仁楚拔开装着通灵药剂的试管的橡皮塞,控制着元气从十毫升药剂里分出一毫升以水珠方式从试管里飘出来。

  这种用元气控制物体移动的方式是二阶修炼者的基本技能,并不是什么元气秘术,不过这种控制元气从半试管里精准的分割出一毫升体积具体应用却不是随便一个修炼者能办到的,这需要精准的元气控制力。

  淡紫色的半透明液体在空中呈圆珠状,像极了一枚精美的宝石。

  药剂飞到虎皮鹦鹉的嘴边,周仁楚一心二用的以元气驱动鹦鹉张嘴吞下淡紫色的通灵药剂。

  周仁楚并没有完全放开对鹦鹉的束缚,而是撤去对它身体的管控以元气形成一个正好困住鹦鹉无法飞起却勉强能伸展翅膀的囚笼,这样一来这鹦鹉技能自主的行动,却又飞不出他的掌心。

  有点像孙悟空在如来佛的掌心那样,任你筋斗云能飞十万八千里去跳不出如来佛的掌心。

  周仁楚喂给鹦鹉的药剂分量可是两份的量,毕竟这里是地球这里的动物要比异界体型大很多,即便是这只体型不大的虎皮鹦鹉也比异界的一般动物要大很多,想来这一毫升药剂应该不至于要了这家伙的命吧。

  吞下药剂的鹦鹉得到了身体的身体的控制权,立刻不安分的要展翅高飞,可惜它扑棱了两下翅膀后悲哀的发现任它怎么努力也逃不出这个人类的魔掌。

  元气囚笼下的鹦鹉随着药剂的药效作用拼命的挣扎起来,似乎正在经受着极其痛苦的折磨。

  周仁楚从鹦鹉的表现中感受到它正在承受痛苦,对于鹦鹉的体内变化周仁楚感到十分好奇,他想知道通灵药剂对生物进行改造的过程。

  于是周仁楚便分出一道元气钻入鹦鹉的体内进行探查。

  鹦鹉的体内没有人类复杂的各种神经及血管,所以对于元气探查更加容易。

  鹦鹉体内简单的经脉中一股带有复杂药性的能量正在从胃囊处散布出来,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溶解消失在鹦鹉体内,周仁楚能明显的从这股通灵药剂所化的药性能量中察觉到和自己元气相同的一点气息,他立刻知道,这是当时炼药时自己元气留下的气息。

  鹦鹉的身体已经不再抗拒挣扎,似乎是失去了所有力气那样瘫软在周仁楚的掌心上,要不是还时不时微微颤抖一下,简直就和死了一样。

  周仁楚传入鹦鹉体内那用来探查的元气并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周仁楚并不想自己的试验品就这样简单的死去,既然药性能量在他来不及探查的情况下就已经消失,于是干脆便把这道元气也散布到鹦鹉的体内用来维持生机。

  鹦鹉在周仁楚的掌中忽的一动,接着周仁楚的精神感应中接收到一个纤弱的精神信息,鹦鹉发出的信息。

  鹦鹉的身体正在逐渐的恢复行动能力,不过它并没有因此而挣扎站起,依旧软到在周仁楚的掌心似乎并不想就此离开。

  它依稀能感觉动周仁楚的精神信息,那是一种带着亲切感的精神信息,鹦鹉还没从转变中明白为什么这个人类会让它感觉到亲切,不过还是选择了接受这种亲切带来的安逸。

  周仁楚此刻已经知道自己的实验基本算是成功了,他能从正在快速恢复中的鹦鹉身上感觉到一种若有若无的精神联系。

  他可以感觉到鹦鹉的一切情绪一切身体信息,如果他愿意甚至能完全控制鹦鹉的身体。

  这或许是药剂炼制者和药剂使用者之间特有的精神联系吧,周仁楚能从鹦鹉的精神波动中感觉到鹦鹉对他的亲切和依恋。

  试着给鹦鹉发去一个让它飞起来的信息,结果鹦鹉就真的挣扎着扭动身体展翅欲飞。

  不过或许是还没完全适应现在的状态,鹦鹉调整了一会才真的飞起来。

  绕着周仁楚飞了两圈的鹦鹉给周仁楚发过来一个个欢快的信息,意思大多是对周仁楚的亲切和对自己现在的改变表达出兴奋。

  周仁楚能明白鹦鹉的信息,也能感觉出鹦鹉此时的一切身体信息,他感觉到这只鹦鹉现在的聪明程度不次于十几岁的少年,为此他算是大概明白了通灵药剂的药效了。

  让鹦鹉飞到青叶身旁老实的待着,并以精神力告诉它,以后它归青叶管。

  黄色的鹦鹉飞到青叶身旁时,明显让青叶感到紧张了一下,不过周仁楚告诉她这只鹦鹉以后就归她管了,青叶就安心了不少。

  毕竟从始至终青叶都一直就在这里看着周仁楚炼药到实验,显然这支鹦鹉在通灵药剂的作用下已经得到了智慧,而周仁楚可以命令它,因此青叶知道这只鹦鹉已经是周仁楚掌控下的智慧生物了,而周仁楚是不会坑害她的,既然说了鹦鹉归她管那么就是归她管了。

  事实适时地鹦鹉也用它毛茸茸的脑袋在青叶的身上蹭来蹭去以示亲热,如此青叶就更放心了。

  鹦鹉表现出来的智慧完全不亚于一个十多岁的少年,那么以此推断通灵药剂的实际功效已经非常神奇了,能在短时间内让生物提升智慧的药剂无疑是现代科技无法办到的。

  这种不科学药剂一旦被人得知它的存在必将一起轰动,会给周仁楚带来无法承受的巨大麻烦。

  对此周仁楚心知肚明,同时他也在心里暗暗决定除非必要这种药剂绝不轻易视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