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官方网站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名剑之苍龙吟 » 第二章 说书人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章 说书人

作者:百里慕云
  声音是从二楼传来,李慕云本想寻个清净,可楼下实在是热闹非凡,他把店小二唤来,询问道:“楼下来的吴老先生可是什么来头?怎么这么多来瞧热闹的看客?”

  店小二把抹布随手搭在肩上,笑道:“这位公子是外地人吧,庐州城最有名的说书人就是吴老爷子了,最新鲜,最有趣的江湖事他都知道,公子来了春风楼,不去听听吴老先生话说江湖,实在可惜呀。”

  李慕云嗯了一声,微笑道:“那就有劳小哥帮我移桌酒菜,我也去见识见识吴老先生讲的江湖趣事如何。”

  店小二附和一声:“得嘞,还请公子先行,小的随后就到。”

  李慕云满怀好奇下了楼,只见二楼宽敞明亮的大厅早已人满为患,中间有处高台,台上有一长凳,一醒木,还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翁,手持一柄白羽扇,笑吟吟端坐在长凳上。

  台底下有人起哄道:“吴老爷子,大家伙都等不及了,你几时开讲啊?”

  几十桌客人纷纷应和道,是啊是啊,快开始讲吧。

  白发老翁眯眼一笑道:“上回说到哪了?”

  那人连忙道:“说到慕容剑神剑指昆仑,与魔教教主上官云决战华山之巅。”

  李慕云听到‘剑神’二字,心头一震,继续细听下去。

  白发老翁缓缓点头,沉吟道:“不错,这是二十年前江湖中最为精彩的决斗,魔教教主上官云武功威名四方深不可测,慕容剑神又是少年成名从无败绩,无疑是当世巅峰一战。”

  有人叹息道:“这慕容剑神好端端的,怎的就消失这么多年渺无音讯了呢?”

  白发老翁醒木拍桌,朗声道:“慕容剑神苦不堪言,江湖中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虽说拯救武林于水深火热,可自己却失了一桩姻缘吶。”

  李慕云抿了口酒,倍感兴趣,不知这剑术通神的慕容逸雪,竟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风月往事。

  白发老翁轻摇羽扇,笑道:“昔年里江湖第一美女明月宫主,有倾国倾城之容颜,风姿无双,和咱们这慕容剑神互为倾慕。”

  众人神驰向往,有人问道:“吴老先生见过这明月宫主,当真有此花容月貌?”

  白发老翁淡淡笑道:“可惜啊,老朽也没得机缘一睹绝代佳人的风采……”

  大家伙这下子大失所望,更有甚者作倒喝彩状,没瞧见过你在这吹啥牛皮,我还说天上的仙子好看呢,很稀罕吗?

  白发老翁悠悠然风轻云淡笑着,挽起衣袖,浅浅饮了一口茶,反问道:“试问各位,慕容剑神爱慕的女子,若非绝世佳人又有何人敢配?慕容剑神武功高绝无双,更是侠肝义胆之士,玉树临风品貌非凡,昔年间哪个姑娘见了他不是眼珠子瞪直了不打转?”

  此言一出,人群里又是一阵赞同语声。

  有人问道:“吴老先生,这明月宫主和慕容剑神相恋,和魔教教主身死又有何干系?为何斩妖除魔反倒是失了姻缘?”

  这倒也是,自古美女子爱英雄,救下这座江湖的剑神,本该增添几分爱慕才是,又怎会适得其反?

  白发老翁轻轻叹道:“只因这明月宫主,复姓上官,乃是魔教教主上官云的掌上明珠,是为魔教中人,慕容剑神逼死上官云,明月宫主岂能不生恨意?若是慕容剑神只顾儿女私情,大可不必阻拦上官云,那么中原武林便是生灵涂炭,再也不得安宁。”

  “慕容剑神怎可以和魔教妖女互为倾慕,正邪不两立,这个道理他不懂吗!”

  “依我看,这段孽缘断了也好,还好没有辱没慕容剑神的名声……”

  “妖女不知使了什么手段,才叫慕容剑神误入歧途。”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他慕容逸雪剑法再高又怎样,还不是见人家生的漂亮就动了恻隐之心,魂都被勾走了。”

  李慕云暗道,原来慕容逸雪竟然爱上了魔教教主的女儿,这种荒唐事怎会落得他的身上?又想到,如若是这事发生在自己这边,又会如何抉择呢,杀掉上官云便会失掉上官明月,若是不杀,中原武林则是岌岌可危。

  白发老翁拿起惊堂木,再次拍桌,沉声道:“这江湖门户之见,近乎迂腐,实属教派没有正邪之分,心术不正是为邪,但若是一心向善侠义心肠,便是正派所为。”

  他淡淡接着说道:“明月宫主虽说性格泼辣些,但是个心地纯良的女子,昔年间武林各派与魔教之间纷争不断,各有损伤结怨已深,闹得势不两立的局面,中原各大派终于结盟欲想和魔教生死一战。”

  “魔教高手如云,起初交战数次均以魔教战胜,明月宫主善言劝阻上官云放回俘虏,反观中原各大派则是对俘获的魔教教众屠戮殆尽,引来上官云盛怒,慕容剑神迫于出手,是为止战,相约魔教教主上官云决战华山之巅。”

  “两百招后,上官云毕竟年迈,渐渐力不从心。三百招后,慕容剑神的剑尖直指上官云的喉咙……”

  “上官云见大势已去,依旧盛气凌人说道,慕容逸雪,我败在你手上心服口服,可这些江湖鼠辈,还没资格数落我上官云,他纵身一跃,跌破万丈云端……”

  白发老翁悠悠然,讲了遍老江湖耳熟能详的故事,又拿起碗筷敲打道:“说那白衣仗剑,龙渊出鞘为苍生。”

  “说那霓裳桃花,红尘烟雨洗旧恨。”

  “江山易老,美人迟暮,无他无酒无江湖。”

  “白马游子,烈酒留香,岁月江河梦一场。”

  老翁轻轻哼唱着,看客们听得入神,一时竟忘了喝彩,李慕云手握酒杯,不觉然怔住半晌,随后一饮而尽。

  带头鼓掌喝彩的,是一个稚嫩的少年嗓音,他大声叫好,在座的目光不觉然也被吸引过去。

  店小二皱起了眉头,板着脸道:“不是说了你以后不许再来,臭叫花子,去去去,别打扰我们春风楼生意。”

  那喝彩的少年竟是一个小乞儿,他身穿褴褛,手中握着一只破碗,呲着牙嘿嘿笑着,被赶出去也无妨,反正今日书是又听饱了,有趣至极。

  他没料到邻桌的白衣少年淡淡说道:“兄弟若是不嫌,不妨留下喝一杯酒。”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